您好!欢迎访问junmingdao主页!
登录
约定
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14日 16:47     浏览次数   
 

        

前言

    还记得前几天初看《大江大河》,几乎是被蒙在鼓里看,心中无数的问号,使剧情不得深入我心。什么是“文革”?“三农出身”与“知识分子”究竟有什么瓜葛纠纷?不懂了便去问姥姥,她是那时代的过来人。这不问不知道,一问吓一跳,我这家族里,还真有那个所谓成分”,我的祖辈份儿里,竟有一名高中教师。一说到这儿,姥姥便来了兴致,不仅讲那时的故事,更把自己对那个时代的评价倾斜了来。听到这个跌宕起伏的时代,那个遥远的从前,心中便起波澜,专门抽了些时候,来研究那个时代,才发现,姥姥仅仅为我揭开了那个时代的冰山一角,更多的故事,需要我自己去探究。在这形形色色的时代中,我感觉到自己对中国近代史的研究更近一步。久而久之,便隐隐感到这不仅仅是一段波澜的历史,一次政治的更迭,一场对新中国影响深远的过去,更是许多老百姓们的现在与未来。其实在那些形形色色操纵者的背后,无论是好,是坏,是悲,是喜,无论历史发展到何时,往往其实都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们首当其冲,不是吗?所以,我想写一本书,谨以此书,纪念那些乱世之中惨遭牵连的普通老百姓们,因为,不论每个时代,都有民众,他们,是乱世中最好的见证者,也是历史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!我告诉自己,写下来吧,写下他们,便离真相更进一步,是乃成功之作!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四日

第一章     初来乍到

    “我宣布,中华人民共和国,今天成立了!”在毛主席口口声声对世界的呼喊之中,伴着这个特殊的时辰,天津卫码头上的一间大房里,一对双胞胎,从妈妈的肚子里探头探脑地,悄然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 他们的父亲,俨然是个文人,架让在鼻梁上的那对儿黑框子,完美的揭示了这一点。不仅是他,他的家族,当然现在也包括这两个鲜活的小生命,可是正牌的书香门第,那个他们引以为傲的祖先,名叫朱熹。天津卫是个码头,路不平,没点儿像样儿的手艺,在这里是站不稳脚跟的。所以这里向来是人才辈出,可大多都是粗人生计,没几个读过书的。这时,他便显得格外突出,每天来找他写字的人络绎不绝,名号也便自然响亮起来,方圆百里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此时此刻,他坐在藤椅上,看着手边个新的生命,想着他们,也许也会为他们的父亲而骄傲。可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,正是这响亮的名号,使得十七年后的他,生不如死……现在的他是大老爷,当然不会联想到这一切。这位大老爷,姓朱,名万里。此时的他,迫切想将自己家族的优秀基因穿给自己的孩子。突然,门外一声叫嚷:“新中国成立了!”突然,一个奇妙的想法,钻入了他的脑袋,挑动着他的神经,他犹豫了一阵,一拍案板连声叫好:“对了,就是它们!国忠,国茂”孩子的名字,就如此形成于瞬间的想法。大家都听到了隔壁屋子里那人的叫嚷。孩子们的到来,使得一家人彻夜狂欢,对,他们就是以后那两个命运截然不同的兄弟……

    如此之初来乍到,一夜间传遍了整个天津卫。百姓交头接耳,这对双胞胎,刚刚来到世间,就正式的被大家所认识,他们的名声也是一天比一天旺。当然,这也给以后的他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。

第二章     18岁那年

    朱万里觉得自己被骗了。

    骗他的不是某某对手,骗他的是时代。

    前一年,毛主席的一声令下,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了。经过一年多的步步攀升,现在的大革命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天津也不例外。以前那些对他和言和气、笑脸相待的人们,此时也翻脸不认人。家门前照样是从前那样人拥着人,可以前大多是来求人写字的,可现在呢,排队着批斗,说他们乘人之危,一点儿不过分。尤其是那个手艺人,从前对他是毕恭毕敬,可现在在门前可是骂的比谁都凶,口水都溅了进屋。朱万里这回可真是见到了他的另一副面孔,多么凶险!看着平日里的笔友“一枝花”将要出国避灾,朱先生更是着急万分。自己这副老骨头倒是无所谓,可是他的两个孩子……这俩兄弟,正值壮年,当值18这个朝气蓬勃的年岁。他心中曾今发过的山盟海誓:不论如何,一定要把自己家族的火种传下去!他偷偷与自己的笔友通了密信,笔友表示,可以带他的一个孩子出国,但一定只是一个!只给他三天时间。朱万里一声都没有遇到纠结的问题,却在此时出现了。他刚开始觉得,不如拒绝了罢,可是他又一次给自己敲了警钟,现在可不是原来时候吃硬饭的了,要想活下来,就必须舍得。可是对孩子二选一,莫过于天下父母最困难的问题。朱万里觉得,自己堕入了选择的深渊。

    两个儿子得知这个消息,作为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当然是希望自己能够好好的生存下去。接到那个消息,他们先是愣了一下,对视了一眼,看看窗外的喧嚣,他们淡定不住了,毕竟求生,是人类的本性。但是,他们对自己欲望的表达方式,截然不同。国忠没有迟疑,跑去毛遂自荐。父亲正恼着,国忠跑了过来,强逼着父亲送他出国。父亲叫他走,他非是不走,死缠烂打,还拿了把小刀。父亲对国忠彻底失望了,迟疑,在瞬间变为肯定。他一声叫嚣:“国忠,废材,不可用也!”国茂收到这个消息时,正绞尽脑汁给父亲写亲笔信。国茂听到这消息,高兴坏了,忙去谢谢父亲。这更启迪了他理智做事的性格。

    薄薄的夕阳斜照西山。兄弟俩同时背起了自己的包裹上了路。他们在一个岔口分手,这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见面……

    这两条路,通向不同的地方,也使两兄弟的人生成了两条轨迹。

第三章     约定

    大轮船一声沉吟,缓缓地将天津港抛向了身后。

    朱国茂太兴奋了,尽情遐想着自己的美好未来,他的心灵起航了,将烦恼远远抛在了身后。过了许久,兴奋悄然离去,他有些开始想那个去向不明的老哥。想着他们曾今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他不禁有些愧疚。毕竟,兄弟情难分。不过让他欣慰的是,他趁国忠不注意,塞了站纸条,上面开玩笑似的写了一句话:“十年之后,XX大学见面。”纸条使想念亲人的他感到无比欣慰。大船经过许久的行驶,终于靠了岸。到达居处,他整理了包裹,突然,一张白色的东西浮现出来,在花花色色的东西之中显得格外显眼。他一把揪出了那个纸条,令他惊诧的是,落款上,几个端庄有力的大字“朱国忠”触动了他的心弦。之间纸条上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“你能回来吗?”他在原地站着,只是默默的把那几个字牢牢可在自己的心中。

    月亮的光,碎银子般洒向了大地。

    朱国忠知道该放下行李,歇息一下了。

    他恨,恨老爹,恨老弟。他恨,恨他们不给自己机会,却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过错。“值得吗?”他在心里默默问自己。眼下,“四人帮”是愈发猖狂,自己现在最好走的路,莫过于隐居深山。幸好他还给弟弟留了个纸条上面随便写了句话,很不走心,不然现在的他指不定多么后悔。他随地打了个铺,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裹,突然,一段话,融掉他心中那个厚不可测的冰层,融成了一滩水。之间黑黑的墨汁在白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:十年之后,XX大学见面。他突然觉得,老爹是对的,弟弟的确比自己可用许多。他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:战乱之后,便重聚。这个思想,深深改变了他的人生轨道。

    一切,真是巧合吗?

    他们,都默默答应了。

第四章     刑场

    日光毒辣的焚烧着大地,天津卫的码头上,一群围观的人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。路中心一根木桩子上面,捆着的一个人面目全非,全是血痕。那个人,就是那个从前逍遥自在的朱万里。朱万里心里觉得,自己做的是对的,才没有让自己的两个亲骨肉落入这些暴徒的手中。虽然肉体遭受着无比痛苦的折磨,但心里仍有些庆幸与欢喜。“你个旧时代的恶根!”他感到一两点唾沫星子溅到面颊上,睁开无比沉重的眼睛,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现于眼前。那不就是手艺人吗?不就是那个翻脸翻的比翻书还快的孬种吗!“哎!”他叹了口气,用轻蔑的眼神看着那个虚伪的人。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却摊上这么个烂摊子。天下读书人苦,天下老百姓苦啊!

    戌时已过,终于消停了下来。

   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,他回到了自己的大宅内,发现自己已经被抄家了。国茂、国忠你们在哪啊?老夫已经一无所有!

    哎!天下老百姓苦!

第五章     大学

    看着自己眼前高耸的校门,他终于感到,自己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    国茂自小在私塾中念书,来到美国之后,一位眼光独到的老教授收他进入了美国高等学府——加州理工学院。现在,他的兴奋何以言谈?没有体验过大学生活的他,在学院中奋发图强,力争上游。在那里,他学到了许多先进的知识,但他并没有准备留在美国,而是时时刻刻准备回国,为国家效力。

    一天他偶然在报纸的一个边角上瞄到了有关文化大革命的报道。要知道,朱国茂看报纸从来只看第一版,这一个不经意间的一瞄,使它往后的十年内实时了解动向。这不,画报上清楚报道了文化大革命的加剧,他担心起了父亲与老哥,他们都留在国内……却无力挽救。“等我学习了高等知识后,一定回去救国。”哪一年,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到。

    一年年,一天天,每天国茂都要看连续报道。他时时刻刻都在记惦自己的祖国,想念在远方的亲人。

    十年后的一天,跃跃欲试的朱国茂等来了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    这是后话。

第五章     深山

    朱国忠一直在走。他几乎成为了一个流浪汉。就在他濒临绝望之时,前方突然出现了淡淡的山廓。他知道,那是他渴求的,是他的归宿。

    “不知道国茂怎样了?”一个个彻夜无眠的夜晚,他这样想到。

    “应该不会太差。”他总是这样宽慰自己。

    这回他到了一个寺庙。五年的长途跋涉,让他找到了自己的居所。

    那里的老僧长热情的接待了他。据他了解,僧长也是一个追求和平的人,他痛恨战争,也可怜那些读书人。而朱国忠,正是他的招收对象。苦苦五年的寻觅,这回,是遇上好人了。

    庙里不久,他便适应了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 庙里的生活一片安详,没有外界的喧嚣。但是外界的消息却不断流入这庙寺内。这一切,归功于一个人,人送外号“小驴子”。他每次总是会在外面收集些情报,编为故事,讲给大家听。每当他给大家讲故事,其他小僧们都只是当成一个玩笑,基本没有认真听。对于这一现象,“小驴子”并不乐意,他觉得大家应该给他更多的尊重。可现在可大不同了,自从朱国忠来到之后,他的严肃与认真,久而久之,也把大家同化了。“小驴子”很是开心,开心于讲堂内没有了日前的笑嚷,每个人都很认真的听他的故事。当然,这对于国忠来说,岂不是一大皆喜?原来在他看来,大山是毫无音讯的存在,与世隔绝。可他是幸运的,遇上了一个好的大山。每天听他讲,能够了解到许多。这不,“小驴子”又跑回来,给僧们讲林彪集团覆灭的故事。有了小驴子,才有了国忠的机会。虽然条件艰苦,但他的内心永远是满足的。

    这一点,朱国忠永远不会忘记。

第六章    归程

    “再留一留吧!”朱国茂的十年深造时光即将结束。

    当他看到“四人帮被粉碎”这几个大字时,他知道,自己的机会来了。他说,他要走,当教授听到这一想法时,有些震惊。但朱国茂执意要走。没办法,教授只好使出杀手锏。“只要你不走,就给你加奖学金。”此刻,他动摇了。但当那几个黑而深刻的大字浮现在脑中时,他的信念再一次坚定起来,在他心中,亲情绝不是钱财能够衡量的。他坚定地告别了在美国的所有人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就像当年来到美国一样,他心中的激动,不比当时差。一回国,它便进入了清华园(清华大学)继续为国效力。

    “小驴子”跑进了庙里,激动地告诉大家,文化大革命结束了!高考正式恢复。于是,那区区几个字,有刺激了他。他与庙里的所有人告了别,毅然踏上了去考场的路。刚恢复高考的那年,想要考上中国高等学府不是梦。朱国忠凭借着自己的初中文化,将一切题作答了。当收到可以去清华大学上大学时,他觉得,虽然不可能真的遇上老弟,但那份契约,是兑现了。他踏入校门的那一刻,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 一天,校园小径上,两兄弟重逢了。

    朱国忠去买东西,返校时,竟在小径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,那是国茂!但他马上否定了自己荒谬的结论,怎么可能?只是比较像罢了。可当国茂也认出他,国茂叫出了声,国忠立刻肯定了,就是国茂!他狂奔过去,双方忙问对方怎么样。他们约定好了,放假时一起回家。多么巧啊!

第七章     回家

    家中。

    他们的父亲终于可以尽享清福了。文化大革命十年,他是多么努力,活了下来!可是,自己两个亲骨肉,估计是永远回不来了。

    那可真不一定。

    放假了。

    两兄弟早已约好的,他们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 日夜兼程,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大屋,这正是家原来的地方。打开那扇破旧不堪的门,他们的父亲被那束光惊醒了。他看了看他们,闭上了园。兄弟俩好不容一把父亲摇醒,父亲睁开眼:“真的吗?”他俩点了点头。“真的吗!”

    当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全书毕)

后记

    毫无疑问,我写的是乱世里两个在外漂泊,命运截然不同的兄弟俩。没有任何目的,只是想跟大家分享分享那个时代的事儿。实际上,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历史上有着莫大的争议。主要分为两派,一派支持,一派反对。可是对于我们这些大众老百姓来讲,一般对这场革命持有反对态度。因为那个时代实在害了太多有志者。中国近代史,每个人都有义务去了解,尤其是我们少年,以史为镜,是最好的度量。所以,去看看吧,我的同龄人们,相信历史一定会使你的人生更加精彩。

我要留言,留言(0)
先登录,后参与讨论
标题:     

共0条  0/0 

Copyright 2008-2011(C) YuYo Education Software Corp All Rights Reserved

西安高新第一小学 版权所有 2011-2012,ICP备案:06003559
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陕西公司 & 西安博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