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!欢迎访问一年级六班主页!
网站管理
登录

文章
致逆行者
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02日 23:45    作者:20190648    浏览次数   


 致逆行者

差不多在我四岁的时候,我就对医生有了记忆,我跟医生见面基本都是去找医生打疫苗,你们应该都知道,大部分小朋友都很害怕打针,我那时候也是这样子的,但是,我并不害怕医生,因为我见过的大多数医生都很善良,又很温和,我要是因为打针掉眼泪了,他们从来都不会生气,不会板起脸做出不耐烦的表情。其实在这次冠状病毒之前,医生在我的眼里一直都很勇敢,因为医生敢和鲜血面对面,经历了这次瘟疫,医生在我眼里更勇敢了,因为他们敢和死亡面对面。

每天早上,妈妈和爸爸醒来都先要看新闻上又有多少人感染上了肺炎,多少人死掉了,多少人出院了。我们可能觉得这些数字看起来和数学书上的数字没有什么两样,其实,每一个数字后面都是一个生命,每一个生命后面都有一家人,如果他们其中有一位不幸感染了肺炎,对家人来说都是非常痛苦的。

听妈妈说,武汉拥有世界顶级的P4病毒研究所,可是到目前为止都无能为力,这足以说明这次的冠状病毒特别恐怖,它是一种对生命的威胁,对我们普通人来说,我们全部都乖乖地待在家里隔离病毒,但是,面对这么可怕的病毒,有一群人却朝着病毒的方向走去,和死神斗争,他们就是医生。到目前为止,不但有武汉的医生坚守在自己岗位,抢救患者,其他城市也有一些医生前往武汉去帮助武汉。我听说,最近武汉医生的物资特别缺乏,他们缺少防护服、护目镜,口罩和鞋套,缺少了防护服的医生相当于赤身裸体去对抗病毒,我觉得特别危险,我为他们感到非常担心。

在我的家里也有两位医生,他们是我的小姨和小姨夫,他们就在这次病毒的主战场武汉工作,他们有两个宝宝,一个是5岁的啾啾弟弟,一个是6个月的环环妹妹。因为要在医院工作,他们只好把自己的宝宝交给姥姥和姥爷来照顾,还给环环妹妹断了奶,到现在为止,小姨和小姨夫已经有一个多月都没有见他们的宝宝了。最近小姨夫接触了确诊患者,所以他们俩都被隔离了,我妈妈、大姨、姥爷、姥姥、舅舅和我都很担心他们。

希望这次瘟疫可以早点结束,希望医生们都可以安全回家。

贾元晞

2020年2月2日星期日

 


上一篇:

致逆行者

下一篇:

炸麻花





请您在页面右上角进行登录
西安市雁塔区高新路61号对面
029-81021800

Copyright 2008-2011(C) YuYo Education Software Corp All Rights Reserved

西安高新第一小学 版权所有 2011-2012,ICP备案:06003559

技术支持:中国电信陕西公司 & 西安博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